加入收藏 | 欢迎访问西部风情网!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当前位置:主页 > 西部骄子 > 西部骄子 >

西部娇子——王子云

发布时间:2018-01-26 11:33: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浏览

 

艺海拾贝成绝响

追忆一代文化艺术大师王子云

撰文/本刊记者 朱宝琦 何华生

 

 

 编者案:一代文化艺术大师王子云,本是中国一流的画家,早在青年时期已扬名画坛,跻身世界艺术殿堂,是什么让他放弃光鲜耀眼的画家职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弃画从文,从此寂寞地在尘土间研究古代文物,利用摄影、临摹、拓印、复制、测绘、记录等方式,收集抢救保护了大批文物,上演了中国现代文化艺术史上的一次文化壮举。最令人震撼的从他身上体现出来的是火热的爱国情怀、卓然的大师风范与高度的文化责任感,或者说文化自觉 就是这样一个在中国文化界、艺术界、美术界、雕塑界、教育界、艺术理论界都占有重要地位的大师,2018-01-07 却几乎被人们遗忘了。

 

 

这是一位在1990年就已经作古的老人,他是托钵艺海的一个“苦行僧” ,他走过了漫长的94年。几乎整整一个世纪,他用自己的生命谱写着中国古代艺术的壮丽篇章,寻找、保存并复制着中华古代艺术文物,直到把自己也活成了国宝级的“文物”…… 他,就是中国现代美术考古学派的开创者,现代美术教育和美术考古学派的先驱、我国著名画家、雕塑家、美术教育家、美术史论家和考古学家,一个被时代忽略了的文化艺术大师——王子云。

在当今画坛,提起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赵望云,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每当提起一代文化艺术大师王子云,也许知道的人少至更少,甚至有些学者、包括文化圈里的人等居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压根就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更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了……

在行此文之前,我一直担心甚至怀疑自己无法驾驭思想和文字。 201135,我们走访了王子云先生的儿子王蒙老师,与其促漆长谈达6小时之久,随后,我几乎用了近1个月的时间,翻阅了大量有关王子云先生的史料,拜读了由著名学者李廷华编著的《王子云评传》以及李炳武主编的《长安学丛书王子云卷》,在书中与这位世纪老人朝夕相处,“岁月虽已逝,辉煌依旧在” 。先生以毕生的精力,用考古学家和美术家的眼光去审视、挖掘、整理、研究我国辉煌的古代艺术,他在及其简陋、艰苦的环境中埋头著述,直到他94岁在书案前溘然长逝。他那高尚的精神和辉煌成就,是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我被他这种对祖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热爱和执著追求而感到强烈的震撼最令人震撼的从他身上体现出来的是火热的爱国情怀、卓然的大师风范与高度的文化责任感,或者说文化自觉

王子云是二十世纪学贯中西的大师级学者之一,作为中国艺术考古事业的开拓者、先行者与实践者,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生命旅程中,他以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满腔的艺术才情,为弘扬传承祖国文明薪火及艺术精髓,数十年如一日,可谓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任世事变迁,惟学术追求不变,锲而不舍,一丝不苟,陷逆境不馁,处风雨不惊,这怎能少却异彩纷呈、美不胜收的艺术图景,怎能缺少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人生意趣。这一切必将注定这位世纪老人,国宝级的人物拥有极具传奇色彩的艺术人生。

遍游世界 情系祖国

自古英雄出少年。189741,王子云出生于安徽萧县的一个书香世家。少年时代的他,对司马迁的“壮游”、李白的“四方之志”充满神往,并酷爱绘画。15岁他考入江苏省立第七师范学校,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随后被保送进北京美术学校,学习期间策划了多次影响全国的重要美展。1921年,他在萧县举办《个人美术习作展》,这是萧历史上第一个以素描色彩为主要内容的展览,在县城引起轰动。此后近十年中在多个学校任美术教师,并参加了“五四”以后北京第一个美术团体“阿波罗学会”,举办了一系列美术普及活动,后在北京成立“红叶画会”推动新美术运动。

艺术是跨越国界的。1930年是王子云人生的第一个起点,他毅然放弃安适的工作、生活环境,他终于实现多年夙愿,以西湖艺术院驻欧洲代表名义赴法留学。从此确立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借鉴西洋雕塑,融西洋雕塑的写实风格于中国雕塑,吸纳西方的考古手段研究中国古代雕塑。而终极目的是: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发展中国的现代雕塑艺术,使现代雕塑更精确、更完美。他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雕塑系学习;1934年毕业后,为了进一步研究雕塑艺术,又转入巴黎高等装饰艺术学校雕塑系就读,并以优异成绩被法国着名雕塑家 朗多维斯克教授选为入室弟子。他夜以继日地苦学、苦练,决心要在巴黎这座艺术殿堂里为中国人寻找一块展示自己的地方。他的油画作品《杭州之雨》、《巴黎协和广场》和雕塑作品《少女》等先后参加了巴黎“秋季沙龙”、“春季沙龙”、“独立沙龙”等美术展览会。1935年法国版《现代艺术家大辞典》中第一次载入了一个中国人和他的作品,这个人就是王子云和他的油画《杭州之雨》。

学无止境。1936年他完成了学业,但并不急于回国,他下决心要游遍欧洲,先后到了英国、比利时、荷兰、德国、瑞士、意大利、希腊……荷兰国家美术馆收藏的伦勃朗名作以及荷兰十八、十九世纪的世俗画,柏林国家美术馆收藏的德国名画家丢勒、雕塑家布凯和十八世纪北欧大画家鲁本斯的名作,都令他仰慕不已。意大利是欧洲文艺复兴的艺术中心,美术馆的收藏和古建筑物的雕刻装饰着实让他赞叹。巴尔干半岛南端的希腊被誉为欧洲艺术的发源地,古代雕刻名作遍布各地神庙遗址和博物馆中,这一切都让他大饱眼福,对他一生的艺术道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935年,异国他乡,王子云真正得以接触祖国古代艺术,并大受刺激。是年英国举办了一个“万国博览会”,中国文物第一次赴英国伦敦博物馆参加展览,选送了一些汉唐石雕、玉器、陶器、青铜器等,其中有中国最早的国画、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王子云为能够在国外看见祖国的珍贵文物欣喜和感慨,同时也感到愤慨。在博览会上,他看见中国的一些文物商人非常活跃,正是他们和一些外国列强,将祖国宝贵的文物偷盗到了外国,成为别人的家产,而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别人家里欣赏自己的东西,他感到耻辱,这就是弱国和殖民地的下场。从此他下了决心,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保护中国的文物不要遭到破坏和流失。这样的心理刺激,也决定了他以后的使命和道路。

在参观中,他的老师,世界著名雕塑家朗多维斯基指着中国的雕刻说:“真正的艺术在你的祖国,你来这里学什么?” 这句话对他造成强烈震撼。应该说,他是在国外发现和认识到自己祖国辉煌艺术的。当年这个古希腊艺术的崇拜者,隔山跨海去西方寻梦,却在大洋彼岸寻到了自己老祖宗的灿烂艺术,并奠定了毕生为它献身的决心。

组团西行 抢救国宝

作为手无寸铁的一介书生,在烽火岁月中怎么报效祖国?拿什么实际行动来实现爱国救国之志,王子云选择了艺术。不是直接的宣传艺术,而是发掘出中国千年古文明的精髓,用这些民族的灵魂和力量铸成的艺术品去感召、去呼唤人们心中蕴含的爱国情怀,民族的自豪与自尊,从而焕发出巨大的力量去抗御强虏,击退入侵者。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在法国留学的他即返祖国。作为一个艺术家,王子云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那些裸露在枪弹之下随时可能遭遇灭顶之灾的中国文物。为了保护和抢救散布在祖国各地的文化瑰宝,特别是西北珍贵的文化遗产,刚刚回国的王子云立即上书政府,呼吁对珍贵文物进行抢救性保护。也就是要摸清楚自己的文化家底,免得这些珍贵文物毁于战争遗恨万代。对此爱国义举,在当时的乱世,政府竟然批准了,当时的教育部长是陈立夫。就这样,王子云成为中国首任以国家的名义成立并出资的文物考察团团长。1940年,重庆国民政府正式组建了以王子云为团长的“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这可谓是中国第一支考古团。自此,王子云的命运便与国难、大西北紧紧相连。

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的成立,正是在国家遭受日寇侵略、民族危亡的艰难时刻,以王子云为代表的艺术家团员们,为抢救收集尚未被敌军占领地区的文物和艺术品,从此开始了长达五年之久,行程10万多公里的辛苦考察与文化保护工作,为我国古代艺术的发掘、保护与传承起到了极为重要的历史意义。

考察团于1941年到达敦煌,在近3年时间里,临摹了大量有代表性的壁画,其中多幅出自王子云手笔。他把对祖国艺术的无限热爱,融入到一座座石膏模型,一张张墨色拓片和一幅幅五彩的画卷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王子云亲笔绘制了莫高窟第一幅千佛洞全景写生图长卷。该长卷长5.5,宽0.233,采取艺术与写实手法相结合的技法,是一幅绘画艺术和考古工程完美结合的产物。最难能可贵的是图下标有准确的距离尺寸和比例。真实、完整、准确地保留了上世纪四十年代莫高窟山川地理风貌和历史形象。截止目前,世界上还没有类似的如此规模和水平的莫高窟外景巨制。

19406月到19458月,考察团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足迹踏遍川陕豫甘青五省,行程10万里,先后发现各类文物数百余处,收集诸如马家窑彩陶、秦汉瓦当、敦煌经卷、汉唐雕塑,北朝造像、唐三彩、古代宗教艺术品等大量文物以及各时代石刻艺术拓本2000余件,绘制各类速写图、写生图、艺术文物分布图千余件,拍摄各类艺术文物照片千余张,椎拓石刻艺术拓片近千张,同时临摹了洛阳龙门、甘肃敦煌、天水麦积山等石窟的大量壁画,并对大量雕刻和彩塑进行了石膏模铸及胶泥仿塑。还有五万余字的《唐陵考察日记》和昭陵、顺陵的单体石雕石膏像复制品等。他抢救性发掘的诸多“国宝”,则全部捐赠并陈列于多个博物馆。此外还发出一系列颇有见地的公函信件,对文物保护提出了建议和措施。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翻铸的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等石雕,风格雄健质朴,大气磅礴,反映了西汉王朝强大的国力。这类作品在西安“汉唐陵墓艺术展览会”展出,在那样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大大增强了中华民族抗击外来侵略的自信心。受到教育的除了普通民众,诸如国民政府的要员陈立夫、张继、周钟岳,文化名人郭沫若,美国副总统威尔斯基等也都给予极高评价。所有的人都被中国有如此灿烂的文化而震惊了,激起了强烈的爱国之心和民族自豪感,恰逢抗战时期,起到了很大的鼓舞斗志和激扬爱国精神的作用。考察归来,他冲破重重阻力,在山城重庆举办了我国第一次敦煌艺术展览,并敦促国民党政府成立了敦煌文物管理所,这对保护和研究敦煌艺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接着又在兰州和重庆等地举办了5次大型展览,“流风所至,盛况空前”,均引起各界强烈震撼。

  为了收集整理复制这些宝贵的文物,王子云和他所领导的考察团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吃尽了苦头。在那战火纷飞、交通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像徐霞客一样用脚步丈量着中华大地,他们或搭车,或走路,或骑马骑驴,从一个县到另一个县有时要走几天,为了一个拓片常常也要忙一整天。从他们考察的日记中可以看出,当年他们背着沉重的行囊,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穿戈壁、爬洞窟,酷暑严冬,忍饥挨饿,走遍了渭北高原、大漠深处、雪山边缘。荒山之上,野庙之中,常常一天吃不上东西,喝不上水,还要和兵匪周旋,和豺狼搏斗。但是却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反而非常自信和乐观。他的儿女们常常要问:一个在国外享受优厚条件的艺术家,何苦跑回来作这种苦行僧一样的事情呢?

这是中国政府独立组织的时间最早、规模最大、影响最深的一次中国古代文物考察活动,具有深刻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它不仅结束了自18世纪以来世界列强对中国的掠夺性考察,也充分展示了中国艺术家具有的考察实力和临摹复制水平,更是表现出了中国现代艺术家的一片诚挚的爱国情怀和民族自尊。

艺术考察团应该说是王子云一生中完成的最重要也最有影响的工作,而他本人,也由此从一个画家、雕塑家转为了文物考古艺术家。这是一个艰难的转折,一个痛苦的转折,一个从辉煌到寂寞的转折,在艺术界几乎没有人愿意走这样一条艰苦而清贫的道路,王子云却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应该注意的是,当年考查团发现和复制的文物,2018-01-07 有很多已经遭到破坏,有些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他们的复制品成了绝版,其意义是怎么评价都不过分的。

重任在肩 履行使命

 

他本是中国一流的画家早在青年时期已扬名画坛,跻身世界艺术殿堂,是什么让他放弃光鲜耀眼的画家职业,放下身段,远离热闹繁华,弃画从文,从此寂寞地在尘土间研究古代文物,名声远不如他的学生们,经济收入上更是天壤之别,晚年为了出版自己的著作,竟然要靠卖自己学生的作品才能实现。

与鲁迅弃医从文类似的缘由是,王子云弃画从文乃职业操守和文化良知使然,不同的是他并非想成为大作家,甚至文学根本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文字只是他整理考察资料,梳理总结学术成果的载体和工具。1948年王子云为回到专业而告别了西北大学的研究工作。但当他又回到美术专业中所涉及到的美术史论领域的时候,他发现:更巨大的历史使命在等待着他,中国的雕塑艺术论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于是历史赋予的使命感与文化人的责任感还有自觉心,使他又毅然决然地投身到了他所命名的“艺术文物”的考古工作中去了。

陕西是周秦、汉唐故地,是中国固有文明之所在,1945年到1948,他自费徒步对陕西文物古迹,特别是对唐陵墓艺术进行调查研究,曾不止一次地去茂陵汉武帝墓、霍去病墓仔细考察,并对东汉厚葬之风遗留的大量文物和埋葬在陕西汉中一带、绵亘三百余里的唐代十八帝王陵墓上的石雕进行了反复研究。

    新中国成立之初,王子云留法学友、国画大师徐悲鸿以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院雕塑系主任的职位邀请王赴京,如果考虑个人的名誉地位,这无疑是个好去处,但王子云觉得自己身处兰州对西北文物研究更方便,因而予以婉拒。那时,他经常有机会参加川西、陇东、新疆、豫西、冀南、晋北、鲁北、陕北等地大规模的考察活动,觉得自己能为保护文物做许多工作。

上世纪七十年初,他受国家指派,到全国各地考察古代陵墓、研究出土文物。当时,各地派性斗争仍在延续,地方机构很难行使职权,考察困难重重。期间,他曾回到故乡萧县考察,县里只能委派一名股长接待,车辆和吃、住安排颇费周折,但他毫无怨言。以耄耋之年,老衰之躯穿梭于山岗、河湖、原野之间,每至夜深才能回到住处,饭后仍挑灯夜战,整理考察笔记。以后,又考察了山东济宁大汶口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原始社会陶器。江苏铜山县的汉墓、陕西临潼秦始皇陵的“随葬俑坑”,贵州兴义出土的东汉铜马等等,足迹遍及全国,他呕心沥血,为研究雕塑艺术和考古日日夜夜穷思苦索。

因为痴迷于美术考古,对政治没有兴趣,加之性情耿直,他就像政治风波中的一叶小舟,飘摇无助,但他又不惧风雨,坚信阳光总在风雨后。因此无论身处何种逆境,他的信仰不变,追求不停,奋斗不息。历史最终会还受冤者公道。改革开放之初,已82岁高龄的王子云先是被摘掉“右派”帽子,接着各种荣誉纷至沓来: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陕西省美协名誉主席、陕西省文联顾问……王子云终于可以全力以赴的专注于艺术史方面的著述了。虽然在“文革”期间,他的手受了伤,写的字如“九曲羊毛”体,他痛惜失去的时间,以老迈之躯,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却坚持每天只休息六七个小时,一心忙于著述,他感到了生命的余热正在耗尽,所以不能停手。必须进行人生最后的冲刺:83岁出版《中国古代雕塑百图》,88岁出版《陕西石刻雕塑》,91岁出版《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史》。王子云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不顾高龄而辛勤著述,感动了许多当年的知情者。

 写作《中国古代雕塑百图》、《中国古代石刻线画》、《中国古代雕塑史》、《中国古代装饰艺术》、《秦汉瓦当图录》,尤其是煌煌巨著《从长安到雅典》……(其中两项获国家图书奖)仅看这些书目,都非有深厚学养,非倾毕生心血不可为之,至于多年在西安美院任教,桃李天下,即便文博大省的陕西,人才济济,但至今为止,汉冢唐陵历代石刻画像诸多解说,依然沿袭王子云的“说法”。 1948年完成的著作汉代陵墓图考。已出版六十多年,可是直到2018-01-07 ,从考古与美术两个角度统论两汉陵墓及其遗存的专著尚未出现,其1956年编写完成,因文革中手稿被抄,遗失。1976年重写, 1988年出版的巨著《中国雕塑艺术史》作为我国第一部雕塑史专著,填补了中国文化史、美术史的空白,具有着开山之作的地位与价值。

    默默无闻地从事孤寂地美术考古事业,相伴他的是清贫的生活。几十年来,王子云一直过着十分拮据的生活,和儿子一家挤在妻子单位分配的3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里。为了凉爽宽敞一点,经常跑到钟楼邮局,站着写作,因为那里有空调。直到即将90岁时,才在当时的省委书记白纪年关心下,时任总书记胡耀邦批示分得一套住房。

    《从长安到雅典——中外美术考古游记》在他去世两年后面世。为自费出版此书,王子云在生前卖掉了老师、朋友和学生包括刘海粟、林风眠、刘开渠、石鲁、吴冠中等多位名画家赠送他的作品。一位早年的名画家,因为倾心于学术,命运发生这样的转变,实在令人唏嘘。 1990816,王老先生在自己的写字台前安然仙世,享年94岁,走得很平静,一切纷扰都随风而逝。

一代艺术大师王子云已然仙流逝20多个春秋,但他卓然不群的人格魅力与丰盈横溢的艺术才华让人无法忘怀;他开创的独一无二的美术考古事业令人叹为观止;他为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史所作的贡献,如同他的遗留下的经典著作,永远镌刻在世人的心中。

 

 



版权:西部风情文化传媒 公安备案号:41116566225 ICP备案:陕ICP16012270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红缨路53号 电话: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