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欢迎访问西部风情网!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博览 > 文化旅游 >

追寻信念  追寻金色的理想

发布时间:2019-09-05 10:59:17   来源:本站原创 周思明   编辑:西部风情全媒体  浏览

追寻信念 追寻金色的理想

——诗选集《延安,我把你追寻》读感

周思明
 
      “像翩翩归来的燕子,/在追寻昔日的春光;/象茁壮成长的小树,/在追寻雨露和太阳。/追寻你,延河丁冬的流水,/追寻你,枣园梨花的清香,/追寻你,南泥湾开荒的镢头,/追寻你,杨家岭讲话的会场。/一排排高楼大厦象雨后春笋,/一件件家用电器满目琳琅;/我们告别了破旧的茅屋,却忘不了延安窑洞温热的土炕。/航天飞机探索宇宙的奥秘,/电子计算机奏出美妙的交响;/我们毫不犹豫丢掉了老牛破车,/但不能丢宝塔山顶天立地的脊梁。/延安,你的精神灿烂辉煌!/如果一旦失去了你啊,/那就仿佛没有了灵魂,/怎能向美好的未来展翅飞翔?/啊!延安,我把你追寻,/追寻信念,追寻金色的理想,/追寻温暖,追寻明媚的春光,/追寻光明,追寻火红的太阳。”
 
 
      《延安,我把你追寻》,既是祁念曾的诗歌代表作,也是他近期出版的诗选集书名。因此,我愿花多点篇幅来谈谈这首可谓“核心之作”的诗篇。作为一名诗人,祁念曾的诗作大都充满着火热、真挚而又高格调的激情,颇具感染力。这部诗选,可谓明朗雄健、荡气回肠,读来令人心潮激荡、血脉偾张。诗中,延河、枣园、南泥湾、杨家岭、宝塔山……这些关键词,已然成为了红色文化的符号,它们再次将读者拉回到一部红色历史的现场,让我们回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延安。
 
       延安,曾是党中央的所在地,彼时的延安,物质生活极为艰苦,住的是土窑洞,吃的是小米饭,穿的是粗布衣,点的是小油灯。尤其1939年至1943年期间,日军大举“扫荡”,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以及自然灾害的侵袭,使解放区陷入严重的困局。但是,延安就像一支燃烧的火炬,照亮全国人民的心房,让处于水深火热的群众有了追求光明与幸福的希望。读这首诗,能让我们明白何以作者要追寻延安,追寻延安的目的何在。诗中,作者用比喻的手法,写出写作主体对延安精神的心仪与向往。说到底,诗人笔下的延安精神,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为崇高理想献身的精神,也是革命队伍内互相爱护、互相关心的精神,更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
 
       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本诗选集中,不仅有讴歌和赞美,也有反思和批判。比如,在《延安,我把你追寻》这首诗中,作者发自内心地咏叹道:“我们毫不犹豫丢掉了老牛破车,却不能丢掉宝塔山顶天立地的脊梁。”其中,“老牛破车”代表既往落后的生产条件、生活条件;而“宝塔山顶天立地的脊梁”,则表征着伟大的延安精神。“我们永远告别了破旧的茅屋,却忘不了延安窑洞温热的土炕。”则是运用对比、比喻等方法警示人们,我们虽然进入科技发达的现代化建设飞速发展快车道,但不能忘记也不能丢掉艰苦奋斗的伟大民族精神;更应清醒地记住,我们每取得的一点成绩,都是延安精神发扬光大的结果,我们的国家还需要再发展,因此必须继续发扬延安精神,艰苦奋斗,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何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想,这就是了。
 
       诗选集《延安,我把你追寻》之所以入得长江文艺出版社的慧眼,我想是得益于作者对延安精神的熟稔和理解。每当回忆这首诗的写作过程,作者心中总是会涌起火辣辣的激情和沉甸甸的思索。作者这本同名诗选集,想必也是在此诗基础上的延伸与弘扬。1968年,作者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陕西工作。这让他有了多次拜谒革命圣地延安的良机。当时,正值十年动乱时期,延安的面貌变化不大。那里的人民依然比较贫困,作者的心境因此显得惆怅和悲凉,一首《延安,我为你哭泣》的诗,留在他的日记本上。粉碎"四人帮"以后,国家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延安的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延安人民丢掉了老牛破车,当地通了飞机、火车,窑洞变成了林立的高楼大厦,人民越来越富裕。1991年,作者随中央电视台《黄河》创作组再次来到他魂牵梦绕的革命圣地延安,参观枣园、杨家岭、宝塔山、南泥湾等地,浮想联翩,遐思绵延。当年南泥湾开荒的镢头,在大生产运动中开垦出陕北的锦绣江南;作者深情凝望延河清澈的流水,这河水曾哺育了无数中华民族最优秀、最有觉悟的先锋战士。诗人闻着枣园梨花的清香,当年毛主席在这里写下彪炳史册的革命雄文;作者还走进杨家岭"鲁艺"的礼堂,毛泽东那篇《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又回响在耳边。追寻当年革命前辈的足迹,更感到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培育的延安精神,乃是革命的传家宝,宝贵的精神财富。于是,一首诗歌的主题如电光骤闪,浮现于作者的心房——如今,时代发展了,生活富裕了,但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延安精神不能丢;延安精神既体现共产党人高尚品质和崇高理想,又凝聚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英雄气概;在我们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的进程中,延安精神更要发扬光大,在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更要提高精神生活的质量。
  
       基于上述理念,《延安,我把你追寻》这首诗犹如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很快得以成形和面世。有论者认为,"这首诗以高昂的激情和生动的形象讴歌了延安精神,强调了改革开放条件下继承和发扬延安精神的极端重要性。"1992年,祁念曾来到深圳,虽然离开生活工作20多年的黄土地,但延河永远在作者心中流淌,融入其血管,净化其灵魂,成为鼓舞作者自我以及更多读者不会熄灭的精神火炬。正如友人评价的,祁念曾与其他同龄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是退而不休、老而不衰,葆有一颗笔耕不辍的良好心态。
 
       改革开放以后,作者从八百里秦川黄土地来到祖国最南端的岭南深圳红土地。有鉴于深圳的开放与发展,作者情不自禁地写下《深圳之恋》:“我选择了你,/就选择了我青春焕发的生命;/我追随着你,/就追随着中国前进的脚步声。”在这本诗选集中,既有对伟大祖国的由衷咏赞:“祖国啊,你是春天!/我愿倾洒周身的热血,/浇灌你春光永驻,百花争艳……”“啊,祖国!/……我慈爱的亲娘,/我在你的怀抱,/你在我的心上……”“啊,祖国,我的母亲河,/你日日夜夜从我心上流过……”与此同时,也有对中国共产党的深情赞歌:“让我用心灵的歌/去亲吻你那/顶天立地的形象/我是你铁锤下的一粒火星/我是你镰刀上的一束光芒”。(《锤与镰的颂歌》)而对作者自己,他则向世人宣告《我是一片绿叶》:“活着,为大地增添光彩,/死了,为树木充当养料。/为了那勃勃跃动的春潮啊,/我要献出每一根叶脉,/每一颗细胞……”
 
         从这本诗选集中的许多首诗中,诸如《窗前,飞来一只白鸽》《延安,我把你追寻》、《站立的河流》、《红树之歌》、《沸腾的五月》、《雨中秋菊》、《一瞬》、《寻觅》、《铁锤和夜莺》、《凤翔东湖抒怀》、《乐山情思》、《东坡赤壁吟》,等等,都不难感受作者所怀抱的一腔豪情,它们都表现了这本诗选集所具有的既昂扬向上、也朴实奔放的审美风格。祁念曾表示:“其实并不是我的诗写得有多好,是它抓住了时代精神。”这当然有自谦的成分,但某种意义上看,也道出了他写诗为文,始终铭记且笃守两句话——“心与时代合拍跳、笔为人民吐心声”的实情。
 
       白居易尝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诗歌的本质在抒情,祁念曾这本诗选集,朴实中透露着激情,豪放中蕴含着婉约。作者力避陈词滥调,戒除空话套话,给人的感觉是朴实而奔放,贴地也飞翔。一部中国文学史昭示我们,中国乃诗歌大国,中华民族乃诗歌之民族。从《诗经》、《楚辞》到李白、杜甫、苏轼、孟浩然,从郭沫若、艾青、贺敬之、郭小川,田间、臧克家,到白桦、李瑛、北岛、舒婷、海子……中国诗歌长河源远流长,中国诗人阵营灿若星河。
 
       然而,也应该看到,网络时代的中国诗歌写作,已然发生了多样化嬗变,其表现之一,是诗歌的娱乐化。2005年前后出现的“梨花体事件”以及后继的各种网上争讼,寄生于网络噱头的或大或小的笔墨官司,各种“行为艺术”与“作秀”活动,这些不但成为人们关于文学观念和诗歌功能的新的理解方式,而且深刻地影响了整体的诗歌环境,使诗歌成为大众娱乐方式的一种。新世纪之初,更出现了一个诗歌粗鄙化写作狂潮,“下半身写作”“垃圾派”“低诗歌”“口水诗”,等等,写作者体验到了一种“隐身”和“面具化”的快感,犹如化装舞会上的狂欢,可以享受粗鄙语言的特权,而无须为这样的语言“虚拟暴力”承担责任。这种以自我娱乐为诉求的诗写行为,在我看来,是匮乏人道主义与诗歌审美精神的。它忽略了善和爱,它对人的生存、尊严、价值、幸福和发展,对和平、宽容、同情等伦理思想是麻木的、无知的。
 
       诗歌,还是应具有小我与大我糅合的崇高精神;还是要将时代情绪、民族传统同诗人的个人气质完美契合起来。诗人,不能把目光仅仅投射于自我内心的情怀感受之上,而要打开眼界,关注到更为广袤的土地,让自我忧愁与民族苦难相结合,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为主调,杂糅现代主义、象征主义等多元艺术方法,创作出深沉、激越、奔放的书写“中国经验”的现代新诗来。
 
       清代思想家龚自珍曾言,“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检视祁念曾这本诗选集,其中的代表作《延安,我把你追寻》以及若干类似题材的诗作,无疑属于历史回顾与现实思考的结合之作。作者在创作联系历史、反观现实题材诗作的时候,注意将红色历史与现实状态有机地结合起来,从红色历史现场出发,实施马克思所说的“按照美的规律塑造”。诗歌写作,其实也包括整个文学写作,说到底,是一种关乎心灵的艺术。所谓“阅尽人间千般事,好诗不过是人情”。
 
       诗歌是灵魂的声音。诗歌最集中地凝结了现世灵魂的梦想和失落,奋斗和挣扎,悲欢和离合,爱恋和愁怨,乃是人类理解世界、理解他者和理解自我最直接、最浓缩的文化载体。在此意义上,祁念曾这本《延安,我把你追寻》,可以说彰显了作者的责任担当精神,凸显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诗歌写作态度,抒发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向上向善的核心价值观念和审美理想。
 
       祁念曾的诗选集《延安,我把你追寻》,当属“主旋律”创作范畴,此类作品的创作通过历史的共时性与现实的共时性,从国家的历史维度与时代的现实维度,为读者勾勒出激励其为之奋斗的民族国家的理想蓝图和求真向善臻于美的美学心理诉求轨迹,在红色历史与时代现实相结合的创作思路统领下,以宏大叙事表现时代精神,用红色历史抒写凸显主流价值取向。
 
      《延安,我把你追寻》等诗作的创作,按照历史发展实践逻辑,通过特定历史时期发生的故事,着力开掘红色历史价值,重现令人难忘的历史时空,再现激动人心的历史现场,仿佛将我们重新带回到20世纪上半叶那段峥嵘岁月,体现了诗作者责任担当与使命意识,凸显了诗作者的深情投入。鲜明的红色情结和相关细节的呈现,铸就了这本诗选集的审美追求特色,整部诗选集读来令人激情澎湃、精神振奋。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文学评论委员会委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本文作者周思明。

 附:  祁念曾简介

    祁念曾先后毕业于渭滨中学、长寿中学,1963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历任《红旗》杂志社记者、宝鸡教育学院副教授、惠州晚报总编辑、深圳晚报总编室主任、深圳商报新闻研究室主任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深圳市委宣传部阅评专家、《秦风》杂志社社长、深圳经典文化研究院院长。

       他的诗作充满着火热、真挚而又高格调的激情,颇具感染力。诗集同题诗歌《延安,我把你追寻》多次入选全国统编的语文教科书,深受学生喜爱。
 



版权:西部风情文化传媒 公安备案号:41116566225 ICP备案:陕ICP16012270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红缨路53号 电话:029-87348097 E-mail:xibufq@126.com